Please enable Javascript to view the contents

2024, live like Sisyphus

 ·  ☕ 7 åˆ†é’Ÿ

image-20240128121906836

在开始写作本文时,我和平日一样,在拥挤的下班地铁上。已经站立了一个多小时了。背着办公电脑(码农锄头)的老腰开始有点酸痛。是的,我真想写点东西。这段时间被一堆生活破事儿打乱了生活本身、工作、写作的节奏。但我发现越是烦乱,另一个脑袋越会有一些一闪而过的感悟。当时觉得这些碎片式的感悟很有意思,很多是本来经历过和领悟过的东西,以前一直无法用言语表述,而在那一刹那,突然找到了很贴切的语言。可事后很快又忘记得一干二净。

每年我都会写一篇文章,总结一下当年的技术和职业上的得与失,同时也检查一下自己去年定的计划有多少是实现了的。今年可不同,疲于奔命,便只能感性点,写写感悟罢了。

想到了结局,却没想到来得如此快

今年最大的变化就是,在市场的谷底,几经lan尾风险和严重质量问题,收了三年前市场价格波动山顶上给了首付的 apartment。也是我工作20年才买的首套。

如果有人和你说,他豪不在乎自住房子的价格。那么等于说,他工作不计较工资。是圣人。我不是,不过也不会太把这事放心上。

在三年前给首付前,常识就告诉我,这个击鼓传花的游戏,终有玩完的时候。但我不能用家人的青春去等待这个不知何时才能结束的游戏。要知道,时间也是成本之一。我做好了贬值的心理准备。

但到今年年中,听到的不只是钱的问题。是有没有楼可收的问题。最后业主群的业主们把期望降到最低,有个房子能收就好。

结果当然是有个房子收,不然大概上编博文就是绝笔了。至于其他的说好的外围配置,就别想了,全lan尾。收到的是一个被一堆大型lan尾商业体包围的房子。第一次验房就墙裂爆水管,其他的问题就不多说了,我不想自己变成祥林嫂。大概也不会有人喜欢听这些。

大师们很喜欢说,人生的不幸也是一种修行。或许不全是安慰之言吧。在业主群里,从房屋质量问题的博弈上,可以看到人间百态,世道艰难。

开发商一边对媒体拍胸脯说保交楼,高管降薪。一边转法律空子用黑心的最低成本去交付不合格的楼。销售换人,维保外包……总之想尽办法让你找不到负责人。最后是降低业主的心理预期,有得收就该感恩。

反观业主这边,我这小区,大多是投资客。对于他们来说,房子只是个金钱游戏。房子贬值时,他们奉行的原则变为:房子是用来出租的,不是用来炒的。对于他们,这房子叫资产,而不是家。游戏是失败了,但毕竟只是个游戏。他们不会去用全力去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。

包青天们呢。面对投诉,只要稳定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。敷衍了事。此处省一万字。为保明天还能上班。

当人们期待的包青天,变身成为职场精英后。有冤无路诉的人们有自我救赎的org能力吗?除了在微信群抱怨,他们什么都不敢干。出头鸟,秋后算账,过桥拆板,连坐,潜伏,互不信任,举报出卖,这些时代关键词都让人与人之间很难互信。除了利益还有点可信之外,还有什么公义可言。逆向淘汰久了,剩下的可能就都是同质互卷了。这让我想到《ten个勇敢救火的 young man》

活着

大概10年前,家中一人诊断出了问题,从此,背上多了吓人的医药费。钱是身外之物,但这病将影响一生的身心健康……从此,我的愿望只有一个,一家人活着。每次看到他人还有能力鸡娃时,都羡慕不已。

用自己的方式活着

有一个中午和一位同龄的同事吃饭。他说起今年他就从业20年了。我想想,好像我也是20年了,是啊,岁月是把杀猪刀。而职业的路似乎走得不怎顺利。以至于,现在还要用一个开始转型的大脑去和年轻人同跑道直接竞争,似乎已经力不从心了。作为家庭的唯一经济来源,同时要兼顾家里大小事务,并时常活在失业的阴影之下,却没找到一条适合自己的路。难免倍感压力。生活与工作的大小事,似乎用少点心机就会翻车,活得的确累……

这里有个爛Gag :前段时间一个同事过来找我,说集群 PVC 出问题了,影响很大。我第一反应是马上去五金店买管换,不然漏水就麻烦了 。而这段时间,一直在折腾那个破碧某园的房子装修事宜。🤓

如果活在地球的另一端,会怎样

一个月前,办公室来了个50多岁的北欧人程序员。刚好坐我旁边。很老,但很有趣。我和他闲聊了一些事情。聊了他的职业生涯、家庭、爱好。我英语口语极差,也是个不善言辞的人。但不知为何,好像和他挺有缘。想想,一个北欧人,移居到加拿大,然后出差到中国,然后居然到了我这办公室,居然在我旁边。如果同坐一条船要修50年,这得多少年。

在他出道时,电信业才刚开始从模拟交换机换代到数字交换机。他经历过公司自制的衣柜那么大的 CPU 的时代及其汇编语言,还有 IBM AIX …… 他的第一台家用电脑和我一样都是卡式磁带做存储……还有,那台老式燃气灶一样大,却奇贵无比的手提电脑,Windows 3.1,公司自研的交换机开发语言…… 可以说,他见证了微型计算机技术,unix, 网络技术的发展。

猜猜他现在的工作内容是什么?做一线的软件测试质检工作,天天和 Jenkins 打交道,做着些看似初级的工作。用我们习惯的成功软件从业者职业成长标准来衡量他,可说是个失败案例,是成功学书上的反面教材。书上的他同时代的正面例子应该是 Sun Microsystems 或 Microsoft 创始人那种。生逢风口,怎么还在写代码?太失败了吧?

的确,他已经和大部分中老年人一样,有点步履蹒跚,有时大脑反应速度也不如年轻人。但我从他聊天时的语气和眼神中,看不到半点失败中老年人该有的疲惫和油腻。他有他喜欢和乐意和别人分享的电玩,diy 树莓派等等。他对生活和世界的好奇心,似乎没有和我一样,在岁月的坎坷中被磨得粉碎。最让我羡慕不已的是,他没养娃(或许他反过来会羡慕我有娃?)。

我不知道是因为他年纪较大,还是文化的差异的原因。他热情地向我介绍了他的家庭情况。公司其他熟悉已久的同事,也不轻易提及些。这让我想到,我们文明了,我们GDP高了,但人与人之间的那堵墙却越来越高了。

老男人外表油腻不油腻,或许更多是基因决定。有钱又有趣当然是好,万一做不到有钱,怎么保住有趣?如果有一个我活在地球🌍另一端,或许职业上同样的不成功,但或许可以保持那份有趣,而不至于动不动就给别人贴上中年失败者、不够老诚稳重的标签,而被机遇甚至生计抛弃……

失败者生存指南

我们有各种各样的成功学,却很少有人说说失败者或不成功者如何保持生活质量。而事实上,平庸如我的人可能是大多数,只是在还有机会成功时,我们会看成功学。在已经无力挣扎时,就连失败者生存指南也不想看了,因为你得先承认失败,才会去学习它。同时社会也很少去关注这部分的人,因为他们貌似无趣,也貌似坚强到不需要关注。

结语

如果是真心爱这个家,或者就应该和真心培养一个小孩一样,要让小孩知道自己不足,才有可能变化,而不是天天去哄,只能说好,不能说坏,让他走向虚荣。不现实的自豪最后难免走向……

有个大师说过,好的作品应该是看到现实的丑陋的同时,还应该给人以关怀和安慰。明知世道的难,和无解,却像“西西弗斯”一样不言放弃。现实或许在我有生之年都不会有什么大的变化,但人没可能永远都活在 false/fake 的世界当中。在这之前,或许只有精神与艺术可以临时治愈心灵。

 曾|曾|我|偶|模|愛|似|我|人|霧|
 話|話|愛|爾|糊|上|是|對|們|裏|
 過|過|你|看|面|了|我|你|在|看|
  | |那|出|對|電|故|傾|抱|都|
 這|賽|歌|戲|工|視|作|訴|怨|市|
 裏|馬|曲|漆|作| |寂| |天| |
 不|不|天|黑| |不|寞|但|氣|憂|
 變|禁|天|裏|日|需|在|充| |傷|
 我|跳|播|歡|夜|要|一|滿|互|與|
 會|舞| |樂|去|思|角|了|說|灰|
 逗|自| | |奔|索| |隔|風|暗|
 留|由| | |波| | |膜|光| |
 

 說|你|誰|誰|上|我|誰|那|說|你|
 不|問|做|做|帝|聽|高|個|不|問|
 出|我|錯|錯|愛|到|呼|要|出|我|
 對| | | |你|歌|空|包|對| |
 未|我|你|世|跟|聲|虛|裝|未|我|
 來|為|要|界|他| | | |來|為|
 的|何|降|到|去|醫|觀|青|的|何|
 感| |世|處|天|不|眾|春|感| |
 覺| |救|有|國|了|便|與|覺| |
  | |罪|難| |饑|心|奔| | |
  | |人|民| |餓|醉|放| | |
  | | | | | | | | | |
 

 說|告|告|告|說|告|告|告|今|今|
 不|訴|訴|訴|不|訴|訴|訴|天|天|
 出|我|我|我|出|我|我|我|也|我|
 對| | | |對| | | |知|知|
 未|我|看|你|未|我|這|你| | |
 來|為|到|會|來|為|個|會|文|鄉|
 的|何|了|奮|的|何|世|叫|明|村|
 感| |自|鬥|感| |界|喊|原|變|
 覺| |由|到|覺| |叫|與|來|了|
  | | |盡| | |地|淚|是|都|
  | | |頭| | |球|流|這|市|
  | | | | | | | |樣| |
 
 《说不出的未来》—— 刘卓辉
分享

Mark Zhu
作者
Mark Zhu
An old developer